香音

收拾起大地山河一担装。

我最喜欢图一。
然后拿图二脑补你明那些美人文官,比如某某某婉娈多情,深爱于我之类的😎

默默吐槽。今天因为某个推文看到cpy少女们对苻坚大肆批伐,其实我想说,天王真的是个好人,他对慕容垂,对姚苌,对苻氏宗族的反叛者,对鲜卑慕容,都很够意思了,而他还是个怀着儒家仁圣之心的理想主义者,在十六国简直感人泪下。他不顾景略遗言攻晋,最后一败涂地,北方的基业随之崩盘,其跌宕若此。不过他好色也是真的,兵临城下还给慕容冲送锦袍的确天真,但现在提到天王就只剩下了桃色新闻,也是一叹。。。总之时也命也,比起这些,我更愿意想象他出奔五将山时的心情,遍地烽烟里回首望长安,当年东海大鱼化为龙。

男神和喵。

曹寅患病乞药的折子和康熙的回复。
叫你吃人参,叫你吃人参。。。

杭州的食物。
灵隐寺面馆的素面,笋干。
外婆家的龙井虾仁,可惜不是河虾仁。
山外山的八宝鱼头王,拌野菜,素鸡。
楼外楼的东坡肉和宋嫂鱼羹。

一个无聊的感想:苻天王和慕容垂有种蜜汁难兄难弟的感觉。。。

以偏概全,阅读理解不过关...
本来就是,带着悲伤去怀念,讽刺也是温柔。
哪里就能一切两半,事事都要喊着口号斗倒...
再说了,他感叹的是无才堪可补天,又不是要去撞不周山。

而且有些人看问题太实了吧,书里的情节不一定能和现实一一对照,但现实生活为笔下的风物敷粉,把金粉揭下来试着溯源不好玩吗...

还是那句话,情绪是流动的,但也是真实的。

写小说要有知识,还要有情绪酝酿,而我一直在克制日常的情绪表达,那还写啥文😂

上礼拜考完试补了一波南派三叔的公众号,万万没想到汪藏海和洪武年间那位张起灵人设如此时髦,谜一般地相杀着且暧昧着。

而这还比不上盗七里小花伙计的话引人遐想,“东家,您自己来?要不要给先生打个电话?”
啧,瞧这称呼,多正大仙容,多庄重规肃。先生嘛,是伙计的先生,自然也是东家的先生。大家都知道的,先生本事了得,还常来帮忙,自然尊敬他,奉着他。提起来,要规规矩矩称先生。

可当着东家这样喊起来,似乎又多一点似远还近的调笑和亲昵。他可是解雨臣,那是他认可的先生,当着小三爷也这么叫,便想起宝玉问的,“是几时孟光接了梁鸿案?”

小花,是几时呀?

现在的感想,不懂诗,不懂文体,不懂韵,没有足够的典故储备,不足以谈红楼。其实宝玉的诗真没大家想的那么差,他是男孩子,所以姐妹们对他的要求也会高很多。而实际上除了刚搬进园子时收割了一波年轻公子写好诗的美名,七十回左右他已经常被老爷叫出去作诗了。
而如果能看出那些官名,器物名,菜肴名等等的出处和原型,就更好了。
印象特别深的一个,九龙佩到底啥样,胭脂鹅脯和云林鹅有什么关系。
所以是百科全书嘛😂😂😂

波峰与波谷那张截图被屏蔽了!